一览武当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去的武当山,回来后一直想写点什么却苦于没有时间。直到现在才整理凌乱的记忆,写下这杂乱的文字,略表怀念。

 

         武当这个名字在脑子里是不陌生的。连带着被想起的是张三丰和太极。那还是最早从武侠小说里看到的。至于大岳武当山以及她绮美灵秀仙山道境的美丽传说却是不为我所知。

         来到十堰,听说有两个地方不要错过,武当山和神农架。这段日子安排的结结实实,一直没有机会得偿心愿,就要离开这里,终于寻得一日空闲,虽然短暂,总比没有好吧。

         为了有更多时间安排景点,我们决定摸黑上路,反正是坐车了。十二月份的十堰天到六点还是一片漆黑,稀稀拉拉地几颗星星让寂寥的天空越发显得寒冷。一碗热汤面下肚算是解决早餐,登上事先约好的旅行车,我们的旅程开始啦。从十堰到武当山镇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上有导游小姐的解说倒也不觉得时间有多长。车子第一次停下时,是在武当山的山门。抬眼望去,那是一个青灰色的石质山门,中门拱梁上摩刻黑色的武当山三个字,字体浑圆丰满。整个山门显得很是古朴大气。

        一切手续办完,重新登车,真正算是进入武当山的地界了呵。原以为一进山门便可以登山,岂知仍是蜿蜒曲折的山路。山路是建得相当不错的盘山公路,层层叠叠依着山势弯曲盘绕,山回路转间流转着独有的一番韵味。清晨的山上笼着一层薄薄的雾,纱一样半隐半露地将绵延的山衬得几分神秘几分美丽,似是水墨画里的大写意。不同的只是我们不是赏画之人,而是身在这巨幅画卷之中……

   紫霄宫

         车子再次停下时,已是在海拔800多米的紫霄宫了。望着这具有悠久历史的古建筑群,古朴、大气、雄伟、沧桑……这些词在我脑海里一一浮现,却又没有一个能真切完整地表达当时心中所想。

         这是一系列仿故宫规格建造的建筑,依山而建,座落于山坳之中,气势轩然宏伟壮观。却又能与周围景物相得益彰和谐融洽。背后靠着的便是那犹如一面屏风的展旗峰。名唤展旗,自然形如展旗。没有突兀的山峰,没有深凹的山谷,缓缓起伏的峰峦显得平静且静谧。虽是初冬,远远望去,灰白的岩石与青山翠林依然相映成趣。青石广场上并没有什么人,许是淡季的缘由吧,不过我却很是喜欢,安静的气氛充满在每个角落。三段青石台阶的另一头高高连着的便是紫霄殿,每层石阶的平台上安放着一个颇大的青铜香炉,虽冷冷清清,我却能感受到它定曾经沉浸在萦绕的紫气之中。站在殿前转身回望,恍惚中我似乎听到了仙钟道鼓那悠远而富于穿透的声音,跨越时空振动我的耳膜,待要细细凝听却又悄然隐没天际。道家讲究修心养性,清净无为,出世入世之间又岂是我们所能了悟。

   山路

         抬头,山连着山,峰叠着峰,一眼望不尽的青翠。逶迤蜿蜒的山路石阶曲折而上,在山石树木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拾级而上,移步易景间来到背阳的山坡,惊奇地发现山岩的边缘参差不齐地挂起晶莹透亮的冰挂,为这山这路更添了几分冬天的气息。小心翼翼拜下跟放在手里把玩,缓缓地融成水再从指缝间滴落,消失在石阶,消失在这山里的空气中。或许,哪一天月上西山的时候它又悄悄地挂在这儿了吧。

         山路渐行陡了。一点,一撮,一小片,白色带着其独有的清灵扑入眼里,一阵欣喜。那是雪!像白色精灵般轻盈地在草叶儿上跳跃,像新娘头上滑落的洁白丝巾,袅袅覆在山石青阶上。越是往上雪便越厚,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脚下的路似是加了一层白色的绒般可爱,又闪烁着隐隐的晶芒,那是被踏实的薄薄的冰。我们孩子般笑着,踩着,捧着雪开心地扬着。生平第一次感受脚下那咯吱咯吱的脆响,原来是如此动听的天籁。路却不好走起来了,石阶上都覆上了一层冰,异常地滑。却是依旧没有栏杆。向下望去,美得那般圣洁,我却不敢多看,每个人似乎都像我一样低着头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路上偶尔海遇到两人抬着的轿子。轿夫的脚步稳实又轻盈,我们是不能比的。很快,便将我们抛在身后,消失在尽头的转弯。感叹于轿夫健步如飞的同时,也感叹那轿中之人。有勇气将自己的命运交于别人之手呵。朋友说,登山之乐便在于其过程,以及登顶的成就和愉悦。那般坐着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我想着,或许在她眼里,我们才是那不明智者呢,一边欣赏风景,一边乐于享受,谁知道呢。子非鱼嘛。

   天柱、金顶、太和宫

        不得不再次赞叹古人的智慧,虽然自上山以来内心早已多次被震撼了。我无法揣测甚至是想象,当年的工匠们是如何在这天柱之巅完成如此规模的建筑群的设计及建造的。或许即便是今天,这也非是一件易事。

        观阁、殿宇、宫墙、广场……错落有致,依山势而修建,自然而不突兀。似乎对于山而言,这些本就是它的一部分,只是成了同人世间沟通的桥梁罢了。

        手脚并用地登上金顶的石阶,狭窄而陡峭。金殿赫然在目。没有了曾经的金碧辉煌,五百年历史的沧桑为它镀上了浓重的深色彩。唯一不变的是,它始终巍然立于山颠。在这虔诚信徒眼中离天最近的地方,寄托了多少人多少梦想与愿望,恰如那挂满了的如意锁与同心锁。

        武当之巅,凭栏远眺,山势连绵,亦雄伟亦逶迤,渐远而色淡,极目处丹江口在云雾中朦胧。一只乌鸦在崖外虚空中盘飞,作为这儿的神鸟,它或许是最自由最惬意的吧。站在山顶,突然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慨。擎天一柱,傲然群峰,或者就是一种傲睨天下的威严吧。

   南岩

        自叹惊草崖前生,不知宫阙嵌南岩。

       晚风拂来,山林簌簌,已至黄昏。南岩是此行最后一站。它的远景却是早就欣赏过的。在天柱山路之上,遥相望去,岭奇峰峭,南岩建筑群便是生生镶嵌于千仞峭壁之间。岩上碧翠接云天,下临绝渊流波荡。宫楼殿宇同山势浑然一体,或石殿或岩窟,连悬廊接角楼,起落之间依山傍岩。或许鬼斧神工之称亦不过如此。

       似乎来南岩必看的便是那颇具神秘的龙首石,也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那是一座兀自伸出悬崖的石雕,以精致的手法雕刻着两条龙,约有2米余,宽不至半米。在龙首位置有一坛香。山下左右均为虚空,无遮无拦。传说真武大帝便是驾辇双龙巡游四方。因此,虔诚的信士来此必点龙头香,而失足跌落深崖的已无从计数,后至清朝为政府所禁。这估计当时制作这一石雕的工匠们也始料不及的吧?

        走在楼中,木质的地板随着脚步咯吱作响,古朴的声音在耳边回荡。驻足于岩壁上的摩崖石刻,文化穿越了时光,历史仿佛在眼中鲜活起来了。返身倚于石栏,西边的天空已被抹上一层淡淡的绯红,山中的运气亦朦胧起来,宛如仙气萦绕。

        游人散去之后,山隐回了它的自我。

        回到乌鸦岭,离去前回首望一眼已朦胧在暮色中的武当群山,隐约中,我似乎又听到了那缥缈若无的道歌仙唱。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于盛

                                                   2006.8.30

“一览武当”的2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