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至十堰

凌乱的记忆,此时才着手整理 2005年12月

    火车慢慢停在了一个入眼十分普通的车站。离开暖和的车厢,十堰初冬的气息使我不禁感到一阵凉意。从温暖潮湿的江南,一路上好奇地看着山峦起伏,平原延伸,物随景易。却是没有机会如此亲切地感受到温度的变化的。车厢里的暖气片麻痹了我的神经。

    呵了口气,搓了搓手,我提起行李往站口方向走去。这是一个不大的车站,很普通,普通到很难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我心里甚至徘徊过简陋两个字。脚下略显倾斜的水泥路面,静静站立的斑驳的白灰墙似乎能说明点什么。我抬头望向天空,冬日的阳光和煦地照在脸上,天空似乎很高很远……

    出了站口,登上接送的中巴车,车子载着我们往住地开去。一路上无所事事,又不用担心找不着地方,眼睛就开始注意窗外的风景。似乎同这儿的人一样,这里的建筑看上去都十分地质朴,我没有找到多少高楼林立的感觉。后来我发现也没有找到城市应该有的霓虹闪烁。从地图上看,这是个狭长的城市,仿佛是从山缝里挤出来的。我不禁想到这个城市建设之初的中国,同样是不屈的精神,中国人的精神,也许只有在我们国家,那段特殊的国情,才孕育了在如此崇山峻岭之中的工业城市。

    车子在不断上坡下坡中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停在了我们住地的门口。

    青砖,青瓦,青石地,让我想起校园里那几栋上了年纪的建筑物。又隐隐有70年代北京大院那种气息。踏着缺了棱角的水泥楼梯,穿过楼道,宿舍很简单。两把上了年纪的桌子,六人四张床占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脚下粗糙的水泥地板在经过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踩踏之后,有了些许泥土的特质。我躺在仅有一层薄薄垫被的床上,望着天花板上起翘的白灰出神。

    同学的抱怨声不断在耳边想起,“难以相信这儿晚上盖的被子竟然和南方学校里冬天的垫被一般厚?”“也不供暖气,活不了啦……”。说实话,来之前是没有这样的心里准备的。我不禁心里也有一些失落,不过很快就被那种体验生活的想法所替代。

    晚饭时间是比较心情愉悦的,因为我们发现,几个人点了一桌子的菜每个人平均居然只花了3.5元。这在我们那儿是不可想象的,而且菜量也一如北方人的豪爽。这不禁让我们对南方的餐馆老板叹骂不已。然而之后的时间却是很难打发的,我很痛苦地发现,这儿的晚上很冷清,九点钟之后几乎是没有什么店铺了,更别说活动了。套用一句话说,在南方,这时候才是夜生活的开始啊。。

    初到十堰,感受她的质朴,她的可爱,以及她的与众不同。

                                                                 于盛

Dreams 梦想

Hold fast to dreams,
For if dreams die,
Life is a broken-winged bird,
That cannot fly.
Hold fast to dreams,
For when dreams go,
Life is a barren field,
Frozen with snow.
紧紧地抓住梦想,
因为一旦梦想幻灭,
人生将是断翅的鸟儿,
再也不能飞翔。
紧紧地抓住梦想,
因为一旦梦想消失,
人生犹如一片荒原,
终年雪地冰天。

大京古堡

漫步,在石垒的历史
 
时光一点一点
 
城砖上刻画下岁月的符号
 
触摸,感受硝烟中那张
 
粗糙的脸
 
只有那青苔
 
不知疲倦地
 
爬满每一条皱纹
 
金鼓之声早已被风吹散
 
留下
 
拍岸的阵阵浪涛和
 
古榕树下石碑的怀想

故乡·海滩

 
海滩


那是一片怎样的金黄
 
潮起潮落也涤不去它的灿烂
 
那是一片怎样的蔚蓝
 
风平浪静掩不住内心的欣狂
 
赤裸的脚掌
 
执着的浪
 
脚印追逐着步伐
 
奔向远方
 
木麻黄和风
 
说着亲密的话儿
 
似乎它们生来
 
便是这般地模样
 
美丽的弧线
 
鸥鸟从天空划过
 
我们的笑容
 
我的心怀着梦想
 
化作一片蓝色的帆……

离别的日子

再一次

校园的湖畔

一个人走

最是喜欢南方雨后的下午

阳光混杂着泥土和青草的清新

风追着我的脚步

吹皱平静的心情

没有美丽的邂逅

不曾经历伞下的温柔

平凡如静流的日子

淌着的是另一种情感

叶片儿歌唱着他的美好

飞舞着从树梢旋下

即将离别的日子

多的是伤感和回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吵吵嚷嚷的昔日好友

还有心中的那个她

希望你们一路走好